2019香港管家婆六肖中特|131期至149期六肖中特
社會

聰明的中國媽媽,都在逼孩子往苦里學

俞楊  2019-04-12 10:38:09

老話早就告訴我們 梅花香自苦寒來 很多人不再相信


  學海無涯苦作舟,學習本來就吃苦,我們卻總想著給孩子減負。

 

  于是,下午三點半就放學了,作業也沒有了,課程難度又降低了,好不快樂呦。甚至有股風吹來,瞧西方國家的孩子,接受的就是這樣的快樂教育呀。

 

  反智妖風,源于我們片面的誤解,對西方先進教育的看法也一樣。

 

  反智妖風

 

  其實在西方國家,刻苦讀書的孩子,一樣頭懸梁錐刺股,十年寒窗。

 

  魔法數字4:睡4個小時,喝4杯咖啡,考4.0的GPA(滿分),這是曾獲普利策獎的美國記者愛德華·休姆斯寫的一篇文章的標題,記錄了一位優秀高三女生的一天。

 

  西方國家的媽媽黨,因為孩子的學習,也寫滿了一額頭的焦慮。

 

  這世界就像一個劇場,當前排觀眾站起來的時候,后排觀眾也不得不那樣做,所以世界上很難找到一個不焦慮的媽媽,耶魯大學博士薇妮斯蒂·馬丁寫道。

 

  天道酬勤,不要都以為西方國家的學生,連3乘以5都需要計算器。

 

  A+學生占比高達38%,全A學生高達76%,英國伊頓公學2018年A-level考試成績被披露,這已經達到了牛津劍橋的成績要求。

 

  伊頓公學是英國最好的私立學校之一,曾擔任伊頓公學教務長的奧利弗·克萊默撂下過一句話:“這里的孩子能力都非常強,不會讓中國老師失望。”

 

  那是2015年,一部由BBC拍攝的紀錄片《中國老師在英國》正走紅,“我從沒見過這么糟糕的學生”,中國老師在錄制中控訴英國學生的散漫。

 

  實際上,兩位來自中國一流高中的教師后來發現,他們所在的博航特中學(公立),離熟悉的“頂尖”還有很長距離。

 

  雖然都是公立,但英國的公立中學跟中國完全不一樣,想象中拔尖的高材生、全力配合的學校和家長,不存在的。

 

  分流教育

 

  以英美為代表的西方教育,公立、私立學校完全是兩個不同的體系,如同兩條分岔的河流。

 

  公立教育是大眾教育,重在保基礎,對學生也就沒什么高要求,減負落實得好。而以私立學校為核心的精英教育,恰好相反。

 

  BBC拍了一個紀錄片《交換學校:階級劃分》,將公立學校的孩子和私立學校的進行交換體驗。

 

  私立學校的孩子每天6點半就起床,放學后還有做不完的習題和課外活動。公立學校的孩子8點才起床,3點就放學,放學后可以一直打游戲。

 



  結果呢?長期以后,私立學校的孩子,平均閱讀水平是18歲,而公立學校平均只有7歲。一個是成年人的水平,一個還是小孩子。

 

  于是,你會看到美國學生連3乘以5都算不過來,也會看到他們在國際奧數大賽上打敗中國人,教育分流了而已。

 

  大多數老百姓的孩子,就在“快樂教育”中被偷偷地沉淀到底,如同溫水里煮著的青蛙,你說可怕不可怕?

 

  把分流教育做得更“露骨”的國家,則是新加坡。新加坡教育部門認為,分流教育讓不同資質的學生,能更合理地找到適合自己的教學模式。

 

  從小對學生進行分流,把天才兒童和落后兒童分班教學、區別對待,這是1978年李光耀推動成立教育研究小組得出的結論。

 

  從1980年開始,新加坡的學生會在三年級末和小升初時通過考試進行分流,在很小的年齡就被分配好了未來的社會角色。

 

  在新加坡紀錄片《無關階層》中,不同分流渠道的學生,對未來的期望也不同。

 

  一位優秀學生說:“我希望能進入新加坡國立大學,要是能留學的話就更好。”

 

  一位“差生”說:“每科能過就行,我希望未來能進入職業技術學院,出來之后找個好工作。”

 



  為母則剛

 

中國也有教育分流,義務教育結束后,大部分學生會進入職業院校,一小部分進入大學,乃至升碩升博。

 

小學—初中—高中—大學,當下能完整走完這條路的學生,并沒有那么多。

 

九年義務教育完成后,只有一半的人能上高中。 教育部早在《關于做好2013年高中階段教育招生工作的通知》中就強調,“原則上按50%的比例引導應屆初中生向中等職業學校分流。”

 

最終只有1/4的人能夠實現本科夢。根據教育部統計數據,以2017屆高考生為例,100名2014年初中畢業的學生,當年中考后,只有56人可以繼續讀普通高中;而到3年后,只剩29人能讀本科。

 

上不了大學的孩子進入職業院校后,被培養成技術工人,日后被分流到技工崗位。

 

眼下,職業院校迎來了春天,今年有237億元的專項資金,有了高職領域“雙一流”工程,人才供應和市場需求也出現了倒掛,大學生找不到工作,技術人才搶手了。

 

可是,家長們能接受孩子成為一個普通的勞動者么?答案是存疑的。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跟周刊君提到,“中國家長缺乏一種把年輕人培養成普通勞動者的觀念。”

 

這種觀念的缺乏,并非中國家長思想狹隘,而是由大環境決定的。

 

首先,中國的職業院校教育類似德國的雙元制教育體系,不過德國的應用技術大學對學生的培養嚴格仔細,是絲毫不遜于研究型大學的存在,中國職業院校和大學的差距呢?

 

其次,“教育分流分層次的基礎,是要保證一個人不管是什么學歷做什么工作,都具有同樣的尊嚴、平等的社會地位、以及體面的收入”,葛劍雄在談到分流教育時說。試問在中國,公司高管和技術工人的差距,是縮小了還是擴大了?

 

受大環境影響,中國家長在孩子教育的投入上不遺余力,學區房,買,課外培訓班,上。母親剛,孩子強。

 

更何況,媽媽們的目標可是教育資源更集中的一本、雙一流、211、985、C9乃至清北啊。

 

這是真正的百里挑一,只有約1%的學生能擠進985。以教育大省江蘇為例,2018年985的錄取率為1.14%,211錄取率為5.19%,一本錄取率為12.1%。

 

更讓媽媽們焦慮的是,如今連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機會或許都沒了。除了高考分數,名校還通過自主招生和綜合評價錄取的方式進行招生。

 

以綜合評價錄取為例,眼下改革正逐步推進,第一批試點浙江省于2014年提出了三位一體的招生方案,高考分數占比變成了50%,剩下的一半拼什么,媽媽們心里比誰都清楚。

 

日前,中國科學院大學2019年浙江省三位一體簡章發布,高考成績占比竟然跌到了40%!

 

于是,語數外三個補習班都得報上,五花八門的興趣班也得跟上,聰明的中國媽媽,都在逼孩子往苦里學。

 

老話早就告訴我們,梅花香自苦寒來,很多人不再相信了,她們依然堅信不疑。

 

她們也跟著大家一塊喊給孩子減負,然后背地里給自己的孩子上緊箍咒。

 

在花錢上面,沒有人是傻子,那些大把大把花錢的媽媽們,你真當她們傻吶?

 

參考資料:

西方的教育就輕松快樂嗎?丨國際學校選擇之一,2019年4月8日,陳志文觀察

在美國:窮人的孩子在減負,富人的孩子在苦讀,2019年3月18日,腰線

超低生育率養成記,2019年2月2日,黔財有話說

《中國老師在英國》:BBC紀錄片沒講的故事,2015年8月23日,燕趙都市報


責任編輯:郭惠芬

2019香港管家婆六肖中特 黄山龙城国际娱乐会所 pc蛋蛋谁做出来的 北京pk10计划全能软件 500彩软件真的假的 21点庄家17点必须开牌 时时彩高频计划网 重庆时时彩到底有多假 四川时时qq群 大发快三走势如何看 全民炸金花可以提现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