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香港管家婆六肖中特|131期至149期六肖中特

追愛豆的人

黃孝光  2019-04-15 13:16:59

這是一個沒有年齡、性別、地域、階層之分的理想王國

  2016年7月15日,“凱源”的粉絲們聚集到重慶萬達廣場,在烈日下演唱偶像曾經演唱過的歌曲。包括前一日的“凱源”夏秋展在內,連續兩天,粉絲們舉辦了多個活動,紀念“凱源”合唱四周年。“凱源”是指中國知名少年組合“TFBOYS”中的王俊凱和王源,2012年7月15日,“凱源”第一次合唱歌曲《一個像夏天,一個像秋天》,此后每年的7月15日都被“凱源”粉絲稱為“凱源”夏秋紀念日。

 

  愛豆王國

  文/黃孝光  圖/劉關關

  本文首發于總第895期《中國新聞周刊》

 

  2018年亞運會閉幕式,易烊千璽將現身表演現場。觀眾排隊進場時,暴雨突至,所有人都被淋濕了。攝影師劉關關身旁站了三個小姑娘,聊了一會兒,他問:“你們是粉絲吧?”

 

  身份被識破,小姑娘們既驚訝又氣憤:“我們臉上寫著粉絲嗎?”

 

  長期接觸,劉關關練就了一雙能夠迅速甄別粉絲群體的火眼金睛。“我們一想到要濕著鞋子干活,就很煩躁,只有她們依然滿臉都是憧憬。”在劉關關眼中,粉絲的世界就像一個自成一體的王國,對特定偶像的喜愛與崇拜外化為王國中人獨特的精神面貌,將他們與其他人明顯區隔開來。

 

  2016年12月28日,粉絲們在北京為偶像出演的電影包場,以支持電影票房。

 

  千人一面

 

  這是一個沒有年齡、性別、地域、階層之分的理想王國。

 

  55歲的王霖是李敏鎬的“媽媽粉”。剛開始追星的時候,她不好意思往前靠,后來嘗試跟身邊小姑娘搭訕,“一說自己是李敏鎬粉絲,就跟一家人一樣,很親近。”她的膽子越來越大,不再覺得丟人。

 

  進入粉絲王國,所有人置身汪洋大海中,你很難記住某一個人的面孔。集體活動中,沒有人搶鏡,他們甚至戴上口罩、用應援牌遮擋住臉,把自己放到塵埃里。“別拍我了,請多多曝光我的愛豆。”如果繼續追問,你得到的回答將出奇一致。

 

  這也是為什么,劉關關近500幅的作品中,沒有一張個人特寫。他加了許多粉絲的微信,私下里粉絲是小孩、阿姨、學生、白領、男生、女生;追星的時候,朋友圈中的他們卻“完全是另一種網友”。

 

  2017年8月26日,粉絲們在北京的一個粉絲嘉年華上歡呼。

 

  一直以來他們對外呈現的,是狂熱一面。劉關關鏡頭中,因為鹿晗的一張曬圖,粉絲排隊至凌晨三四點,只為和圖中郵筒合影;鹿晗生日時,粉絲齊聚他代言的肯德基,來得晚的人擠不進去,只能隔著玻璃圍觀;七月正午,炎炎烈日下,粉絲圍成大圈,紀念“凱源”合唱四周年;粉絲買了機票進入候機廳守候,只為和偶像楊洋見上一面……

 

  接機是例行操作,有次得知宋仲基航班信息,劉關關趕往首都國際機場,和粉絲們熬了一夜。時間到了,宋仲基卻沒從正常出口出來,大家向其他出口狂奔,依然沒能見到。雖然都疲憊了,但他們留在原地,不甘心就此離開。這個時候,有人才想起來可能被利用了——賣給他們票的人自稱也是粉絲,但票一脫手,便跟黃牛一塊吃夜宵去了。

 

  2016年5月12日深夜,粉絲們穿著印有宋仲基的T恤衫在機場等候偶像出現。

 

  2016年5月12日深夜,粉絲們深夜等候韓國明星宋仲基的時候,趴在欄桿上休息。他們在機場守候了一個通宵,而偶像則從VIP通道走了。

 

  十幾年前,身邊同學追星,談到偶像時激動落淚,讓劉關關第一次感受到了這種瘋狂。后來他發現追星從個人行為,逐漸演化為群體甚至組織行為。“在與伙伴們在一起追星的過程中,他們獲得了全新的身份認同,形成了一套屬于群體的信念系統和價值觀。”一個似乎虛擬卻又真實的王國輪廓越來越清晰地呈現在他眼前,讓他動了拍攝的念頭。

 

  “剛開始拍時特別不能理解,后來慢慢接受,覺得只是一個正常的人群,做了這么一個我現在來看,其實很正常的事情。”劉關關認為在宗教信仰缺乏的地方,追星其實承擔了“類宗教”的社會功能。在“粉絲”名義下,人們將現實的平淡拋在腦后,轉而踏上激情的追星之旅。

 

  2017年8月26日,粉絲們在北京的一個粉絲嘉年華上拍攝偶像。

 

  一位“媽媽粉”在粉絲嘉年華上擺設攤位,為偶像助威。

 

  2017年5月30日,一位粉絲在北京參加譚松韻生日會時“表白”偶像。

 

  劉關關問王霖每年花多少錢在追星上,她說她從沒計較過這個:“我去他的國家,吃他代言的東西,喝他代言的咖啡,我見到了人間最美的人,連買補藥的錢都省了!”

 

  慶典與戰爭

 

  在組團追星的事業上,粉絲擁有的不僅僅是激情和狂熱。他們分工細致,行動迅速,表現出極強的專業性。

 

  2017年,王俊凱上榜由《中國新聞周刊》主辦的“影響中國”2017年度人物,頒獎典禮在釣魚臺國賓館舉行。劉關關發現,粉絲到現場后出奇安靜,即便王俊凱現身、主持人敬一丹提醒他們“可以尖叫了”,他們依然沉默著。王俊凱退場后,他們選擇留在原地,堅持到整個活動結束。

 

  “他們應該是事先溝通過,在這種場合,得給偶像長臉。”劉關關說。

 

  2016年7月15日,王俊凱和王源的“CP粉”們聚集在重慶一家五星級酒店的大廳內,紀念“凱源”合唱四周年。粉絲被王俊凱和王源的視頻打動而落淚。“CP粉”就是某組假象情侶的粉絲,他們喜歡把自己喜歡的兩個明星想象成情侶的關系。

 

  當劉關關作為局外人把鏡頭對準粉絲時,粉絲也舉起了“長槍短炮”,想要定格偶像最完美的時刻。

 

  流水線作業保證了團隊效率,照片傳導到后方,有的粉絲負責修圖發布,有的粉絲負責制作微信表情。某場演唱會結束后,劉關關在餐廳看到一位凱源粉正在趕制表情,一旁的隊友不斷催促:“易烊千璽的圖都出來了,你怎么還沒有弄完?”

 

  對不明就里的局外人而言,這種同一偶像組合的粉絲間的競爭,似乎有點兒莫名其妙。如果將TFBOYS的粉絲比作王國中的一個城邦,城邦內部其實是各方“勢力”割據的。

 

  TFBOYS的粉絲叫“四葉草”,成員王俊凱、王源、易烊千璽各自的唯粉叫做“小螃蟹”“湯圓”和“千紙鶴”,此外還有為數眾多的粉絲只粉王俊凱、王源二人,稱為“凱源粉”或“島民”。于是乎,不同粉絲陣營之間爭斗不斷,TFBOYS演唱會現場,總會亮起橙、紅、藍、綠等不同顏色的應援牌。誰家的燈最耀眼,誰家便會宣布“大獲全勝”。

 

  “城邦”內部尚且如此,“城邦”之間更是戰火紛飛。3月初,綜藝節目《創造營2019》繼《創造101》之后在青島開拍,創二粉將節目形容為“上島去了”。這成為凱源粉與創二粉戰役的導火索,雙方在網上展開猛烈的對罵攻勢。原來,凱源粉曾因飯圈混亂,提議集資買島,供凱源和粉絲快樂生活,凱源粉也稱島民。他們認為創二粉提出的“上島”侵犯了他們的專屬文化。

 

  2017年4月30日,粉絲們聚集在北京,為女子偶像團體吶喊。

 

  群體壓力和責任感加持下,追星變成一件嚴肅的事情。劉關關說,多數的粉絲社群內部紀律嚴明,等級關系明顯,一切行動由推選出的“粉絲頭”統一“發號施令”并嚴明紀律。但是粉絲頭與其他粉絲只是分工上的不同,地位卻是平等的,他們也常常為了不同的意見爭吵不休。

 

  是偶像而非粉絲頭將大家聚集在了一起。劉關關拍攝的照片中,隱喻隨處可見。電影《解憂雜貨店》映后合影時,寫著“楊俊凱”的統一號牌成為所有粉絲的唯一標識。某場電影交流會上,彭于晏的粉絲聯排跪立,宛若在朝拜他們的君主。

 

  2016年9月24日,在偶像出席的一個電影發布會上,粉絲們跪著關注著偶像的一舉一動。

 

  但是嚴格意義上,偶像并非粉絲王國中的領袖。兩者間的關系是相互的,一方面,偶像給予粉絲正面形象的鼓勵;另一方面,粉絲的購買力和匯聚起來的人氣,決定了偶像的前途和命運。

 

  2017年5月23日,影片《夏天19歲的肖像》在北京舉辦粉絲專場,主演黃子韜的粉絲們手持“大麥”,寓意影片“大賣”。

 

  李敏鎬在一次采訪中說,希望自己與粉絲是互不丟臉的關系。這給粉絲王霖設立了更高的行為準則:“某個事本來怎么做都無所謂的,但是一想,不能給李敏鎬丟臉,這事就不能這么做。”

 

  進入粉絲王國,粉絲不再滿足于隔河相望,而是樂此不疲地參與到偶像的事業中來。鹿飯中廣為流傳的一句話道出了他們的心聲:“如果你喜歡一個人,趁還來得及,就去為他做一些事。也許他并不能夠知道,但是你的心知道。”

 

  2016年4月11日,上海外灘,粉絲們與一個郵筒合影。4月9日晚,鹿晗在上海舉辦個人演唱會,而在演唱會的前一天晚上,他在微博上曬出了自己與一只郵筒的合影。這個位于外灘中山東一路的郵筒很快成為鹿晗粉絲們的新寵,演唱會前后,都有人趕來與郵筒合影,隊伍最長有200~300米,甚至還有人排隊到凌晨三四點。

 

  2017年12月31日,劉關關在北京遠郊的一個村落轉了許久。他在網上看到王源粉絲集資建了一座通信基站,基站標識牌上刻著“王源信號站”幾個字。

 

  2017年12月31日,王源的粉絲們捐建的通信基站矗立在北京遠郊。建立這座基站只因為王源說過一句話:“改善鄉村教育,不能沒有網絡”。粉絲群體經常以偶像的名義從事公益活動。

 

  天色已晚,開過一段坑坑洼洼的路,劉關關終于找到了。然而,標識牌已經被人摘了,只留下四個螺絲眼兒。他詢問王源的粉絲:“誰干的?”

 

  粉絲很氣憤,告訴他會好好查一查。

責任編輯:郭惠芬

2019香港管家婆六肖中特 玩通比牛牛怎样才会赢 重庆欢乐生肖全天计划 百利娱乐官网 皇家时时彩 赛车微信群 名人彩票在线是真的吗 广东时时开结果 单机版游戏 电子桌牌 玩三公有什么技巧赢钱